利来国际
联系我们

二环老北京-别人拆迁一夜暴富,我的噩梦刚刚开始

发布时间:2018-07-12信息来源:张万远

二环老北京:别人拆迁一夜暴富,我的噩梦刚刚开始 拆迁拆迁,一步登天 这些年在北京城的扩张和变迁的大舞台上,反复上演着各类悲喜剧。而因为城市扩张国家征地补偿而获得意外财产的老城居民一律被称为拆迁户,人们口口相传着“拆迁拆迁,一步登天”。 但却并不是所有的拆迁户都如同所想象的那样,一夜暴富、坐拥十套房,从此走上人生赢家的剧本。 在北京朝阳四环外,一个当年号称最大品质最好的经适房小区。 住着当年从二环被异地安置的老北京们,如今却像漂在北京。 项目名称:翠成馨园 开发单位:北京住总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办证公司:北京住建新恒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项目位置:朝阳垡头 本期维权的项目是位于朝阳垡头的翠成馨园小区,2002年东城区政府委托北京住总开发商对内城区进行危旧房改造,282户朝阳门居民按照住总的安置迁至朝阳垡头区的经济适用房翠成馨园小区。 原定于2004年7月1日入住的282户业主,在将近14年后的今天却依旧在为房本奔波着。 一环出问题,环环皆不顺 (翠成馨园小区) 翠成馨园是四环相当大的一个经适房小区,早年被称为国贸商圈的高品质经适房,小区现场看来管理乏善可陈。小区临街的两栋楼321#和322#就住着来自朝阳门的异地安置户。项目目前的核心问题是就是“房本”办理问题。 (安置房322#) 翠成业主的房本问题没那么简单,早从当年入住就开始了。 根据安置协议规定,项目本该2004年就入住,但是开发商不给任何理由的通知业主们延期入住,直到2006年才因为业主们维权在政府的施压下给了钥匙得以入住。 期间推迟入住的原因之至今都没有给出明确原因,但是现在321和322楼的地址并非当年安置协议中约定的楼址,有300米的偏差。为此业主们告诉了维权君他们的猜测, “住总就是把原来那两栋位置好点的楼给卖了。” “还不是为了赚钱,把我们临时安置到这边来才延期叫的房。” 因为时间久远,很多证据已经遗失,我们暂且把业主们的调查称为猜测。艰难入住后,房本的拉锯战也拉开帷幕。 先是06年入住时,住总给出办理房本的通知,但是很快没有了下文。经过业主的信访后,07年给出答复说“房本正在办理中”。然后直至11年才给出正式的办理通知。然后一再爽约。一直使用“房本正在办理中”的说辞,拖延至2011年,通知住户可以办理经济适用房产权证。 此本非彼本 苦等多年的房本就要来了,业主们却笑不出来。 因为此时住总承诺给办理的房本是新经适房房本,办理的日期写明在2011年以后的日期,这期间涉及到2008年的一个新政策,问题就出现在这里。 2008年4月北京市住建委出台了《关于已购经济适用住房上市出售有关问题的通知》,这一通知导致2008年4月前后的经适房产权证在房屋性质、交易和税收上有了大幅变动。 (一、二类经适房区别) (经济适用房新政) 简单来说如果住总能给,那么他们的房本应该加盖了加盖了【按经济适用住房产权管理】的印章属于二类经适房。有了这枚印章,他们房子就只是产权证上标注为经济适用房,但实际上不受到经适房5年才可交易的限制,缴纳3%的土地出让金后即可转为商品房。 (业主想要办理的旧房本) 而若按照住总给出的办理方案,办理的是纯经适房房本,也就是一类经适房。若是2008年以前还好,满五年之后出售的时候需要交全额10%的综合地价款。但若按照08年后的新房本办理,业主们要缴纳足足70%的综合地价款!! 粗略估算老房本与新房本间的差距大概有半套房的价值还要多。 而这些损失本就该避免,这完全不是业主们的过错。事实上住总多年来数次要求业主们跑前跑后提交办理房本的资料,业主们也一直予以配合。但这种办理手段让人实在无法接受。因此安置房业主们强烈抗议此种办理手段,280余户仅有50户办理了房产证。 (2015年住建委答复) 在业主的信访下,住建委对此已经给出了明确答复“让住总协助办理老政策房本”的意见书。 住总却依旧置之不理。 突破想象力的一楼 在维权君的走访中,还发现321和322两栋楼的一层住户投诉问题更加棘手,虽说也是房本无法办理。理由却相当突破想象力。原来1楼业主的房子报批的时候是“商业”并非住宅,因此就算办理房本也只是小产权证;更有另外的1楼业主反映,她们房子的属性是闻所未闻的“管理型住房”。 然后在维权君反复的求证下,北京住建新恒征地拆迁有限公司(开发商委托办证公司)给出了简单答复,一层住宅性质分为两种:1.商业型,可办证,但不保证成功。2.管理型,不可办证,此类型房屋不属于业主所有。 一栋楼三种住宅性质? 连住宅性质都能说变就变?? 那么请问,一层业主又到哪里找他们的房本呢??? 当年和我们维权要钥匙的那些人,都走了好几个了。 2015年,业主们正式开始走法律程序,至今已经3年。见效甚微,显然这样一个连住建委的要求都直接无视的庞然大物,仅凭这集结起来的80户业主是难以撼动的。 而这背后究竟有什么隐情?有什么利益牵扯? 业主更是一片茫然,从04年到现在,维权君看到多数业主都已经到了花甲之年。多年来的四处奔走并没有给他们带去一丝一毫的好消息,没有房本,孩子也只能上私立,受到的损失无法量算。 一直坚持维权的林大爷(化名)告诉维权君,“当年和我们维权要钥匙的那些人,都走了好几个了。” “说句不好听的,临死前都没看见房本” 林大爷在维权君采访时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们相信法律,到现在也一直相信,我们相信法律会给我们一个公平的答复。” 这批朝内居民因为08奥运对城市的整改而搬迁至四环外,现在却连房本都拿不到。 (1998年的北京城) (2018年的北京城) 如今城内刻着他们记忆的胡同巷子早已变成不知翻新多少遍的写字楼,这群当年为城市发展让出家乡的人在四环外只能远远望着北京越来越好,越来越好… 偶尔他们也想回去当年生活的地方看看,但是年纪大了,腿脚不便利了。 当年长大的地方,竟是成了回不去的“故乡”。而如今居住的地方,也没等来一纸房产证。


上一篇:拥抱自己作文 下一篇:渝北法院到飞湖路社区审理银行卡盗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