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 3d ]宋洪欣: 3d打印眼镜将突破百年的镜面技术

发布时间:2018-08-09信息来源:佚名

宋新希望医院或政府也能建立相关的成果转化机制,让财政、法律等专业人员加入进来,提高医疗成果转化效率,降低产业化风险。 2017年9月20日下午,一个项目路演在北京举行,但台上的参赛者不是企业家,而是北京各大医院的医生。 这些医生不是“无所事事”,而是参加第一届“首都转化医学创新大赛”决赛。 转化医学是指将临床诊疗与医学研究结合起来,针对临床治疗中面临的“痛点”进行研究,并将研究成果产业化,达到提高临床治疗水平的目的。 因此,这一学科被生动地称为“从实验桌到床”科学。 而最了解这些“痛点”的,无疑是医院里的临床医生。 首都转化医学创新大赛为这些临床医生提供了展示其创新的平台。 从比赛开始,就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北京市各级医疗机构申报项目400多个。 在经过初步评选和竞争进入决赛的27个项目中,有一个项目“个性化定制3d打印眼镜镜片的应用”引起评委的关注,一举获得“最具投资价值奖”、“最佳创意奖”和“总决赛二等奖”三项大奖,成为唯一获得三项大奖的项目。 宋洪欣,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海菊专家 本项目中标人宋洪欣,来自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以下简称“同仁医院”)。 他是一名归国人员,被纳入“北京市海外人才聚集工程”(以下简称“海洋聚集工程”)。 而自从他回到北京同仁医院眼科研究所后,到这个时候获得了这个奖项,还不到一年。 是什么使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在转化医学上取得了成果? 带着这个问题,记者最近走进北京眼科研究所,采访了洪-宋新博士。 出国留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虽然洪-宋新博士是铜仁医院通过“海聚工程”引进海外人才的,但他实际上是铜仁医院的“老人”。 1998年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到同仁医院实习前,最终留在眼科。 有一个小插曲,实习的时候他基本都呆在各个科室,由于工作认真,科室主任也希望他能留下来。 但他最终选择不去做眼科手术。 谈到原因,他说,这是因为他觉得眼科是铜仁医院的一门高级学科,更具挑战性。 的确,同仁医院成立于1886年,最初是一家眼科诊所,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眼科、耳鼻咽喉科等国家重点学科的大型综合性三级医院。 老百姓都知道看眼病,眼镜送到同仁医院最好。 进入铜仁眼科医院后,洪-宋新努力工作,不断学习前人,提高诊疗技术。 多年来,他已成长为一名合格的主治医师,每天在临床一线,接触各种眼科病人。 但是,疑难疾病患者越多,他越觉得单凭丰富的临床经验很难进一步提高技术水平。 这也激发了人们对新技术、新疗法的强烈渴望。 “我想去发达国家看看他们的医疗水平有多先进。 ”有了这个想法,宋新开始考GRE,申请美国医学院的博士学位。 最后,他获得了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眼科和视光学系的全额奖学金。 当时,他在同仁医院工作,生活很稳定,很多人也不明白他为什么选择出国,就连自己也打了回去。 在留学的第一年,语言交流障碍,学术节奏快,宋新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一年下来十五斤肉。 “我为什么不读呢? 回去工作会容易得多。 ”这个想法一起来,洪-宋新立刻说服了自己,“全额奖学金拿到,不要念得太坏,咬咬牙坚持住”。 他的老领导王宁利教授和魏文彬教授也经常打电话鼓励他完成学业。 在美国逗留期间,他真正享受到发达国家先进的医疗水平,特别是在医学研究和临床诊治方面运用最先进技术的能力。 “当时,我刚刚去看他们将美国宇航局原来用于天文望远镜的一种自适应光学系统应用于眼科,感觉很震撼。 ” 宋新还指出,许多新的医疗技术和医疗器械都是由美国临床医生开发的,一方面得益于许多美国临床医生拥有工程知识库,另一方面得益于美国有一套鼓励临床医生创新的制度。 因此,洪-宋新在美国留学、工作的同时,一边埋头苦读工程知识,一边还观察和思考着美国临床医生的创新过程。 这为他回国后在转化医学方面取得迅速成就奠定了基础。 在首届“资金转化医学创新大赛”上,宋洪欣博士(左二) 3d打印眼镜项目荣获“最具投资价值奖”等三项荣誉 2010年,宋获得博士学位.d. 印第安纳大学眼科专业。 之后,他在美国罗杰斯大学眼科和视觉科学中心的strong医院工作.s. 从事眼科临床和科研的执业医师。 如果他留在美国,他可以享受一个好的物质生活。 但梁园是好的,不是故乡。 尽管他已经在美国呆了十多年,但他从未感到自己融入了文化。 在事业发展中,也能看得清楚“天花板”。 而每次离开家,他都会回到同事医院,与前任领导、同事们交谈,感到十分亲切,也发现国内发展机会更多。 于是在2016年,他很快与同仁医院协商了“回报”,并于12月被命名为“海滨项目”。 2017年3月,他辞去美国职务,全职回到同仁医院,在北京眼科研究所担任临床医生并从事科学研究。 3d打印突破成果转化问题 要想知道洪-宋新研究3d打印眼镜是怎么一回事,从所有的出发点——人的眼睛。 眼睛成像中的所有缺陷可以用像差来描述。 物体通过光学系统后,物体成像不能准确再现物体原始形状的现象称为像差。 像差分为低阶像差和高阶像差,前者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近视、远视、老花眼和散光。 后者较为复杂,包括球差、彗差、三叶草、三叶草、色差和不规则散光等。 像点、低阶像差是我们常说的近视、远视或散光,一般是因为眼睛比正常长、平或宽,而高阶像差是因为我们的眼睛表面变得凹凸不平而产生的。 校正低阶像差,因为它们是规则的,并且可以通过我们佩戴的规则球面眼镜来校正。 对于高阶像差如不规则像差,普通眼镜是无能为力的。 洪-宋新在临床上见过很多患者,做了角膜移植后为了矫正不规则像差,提高视力,需要戴上一副硬角膜接触镜进入眼睛,然后依靠眼泪来填补间隙,从而“抚平”坑洼。 但由于其与眼球的直接接触,会有异物感,许多患者难以适应。 而且眼镜的成本很高,一副经常要5000元,戴两年换一副新眼镜。 为此,王宁利教授的团队早在2006年就在铜仁医院,在国家863计划的支持下,研发了能够检测高阶像差的光学系统。 经过多年的努力,研制成功了一套人眼高阶像差检测与校正系统,并完成了原理验证和样机搭建。 遗憾的是,由于核心部件测试成本较高,相关技术成果难以实现产业化推广。 “如果对于角膜表面不规则的患者,戴上一副自由曲面框眼镜,对角膜不规则引起的像差进行矫正,这种患者仍然可以保持良好的视力。 该自由形式的表面是基于对患者角膜的分析而“定制”的。 这种眼镜的表面不再光滑,而是凹凸不平的。 然而,由于高精度和复杂的工艺,如果采用传统的镜面技术,成本会非常高。 如何降低成本,宋新做了大量的研究。 在一次学术会议上,他遇到了一位从事医用材料3d打印的企业家。 他们想出了一个想法,共同开发自由形式的眼镜使用3d打印技术。 如今,通过不断探索和3d打印技术,团队初步实现了自由曲面透镜的高精度制造,加工成本比传统方法降低了10倍以上。 「我们将可定制个性化眼镜,以矫正在临床实践中无法用普通眼镜矫正的屈光问题,同时改善眼镜的容错性和耐磨性,让患者获得良好的矫正视力。” 这将是一个百年前的镜子制造技术的突破。 “中国有数百亿元的眼镜市场,但自清朝以来我们一直使用普通的球面眼镜。 200多年来,我们的镜子制造技术一直没有突破. 许多镜片需要从国外进口,其中不仅包括复杂的自由曲面眼镜,还包括一些常见的镜片材料。” 巧合的是,100多年前,正是在铜仁医院建立了华北第一个“镜面研磨室”,减少了对国外的依赖,引领了中国的镜面技术。 宋洪欣和团队的3d打印眼镜有望推动同仁医院继续保持镜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 “无论是解决镜面技术的升级,还是实现眼镜制造的国产化,对眼科医务工作者都是责无旁贷的。 “洪-宋新从一开始,也是从这次任务而来的。 转化医学的道路是漫长的 自从赢得首都转化医学创新大赛后,几个投资者一直在寻找宋新,但他没有签署投资协议。 一方面,3d打印眼镜技术在精度等方面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更重要的是,他不清楚如何在保护知识产权的同时将研究成果推向市场。 “万一签个赌约,把自己放进去? ”他和车队在这方面缺乏帮助,只能摸索自己。 相比之下,美国在这方面有一个更成熟的制度。 宋新说,在美国的医院或高等院校中,有一个部门叫做成果转化办公室,配备专业律师、会计师,专门帮助科研人员进行创新成果的转化。 而且,成果转化的收益也属于科研人员。 因此,美国临床医生对创新的热情很高。 因此,宋新希望医院或政府也能建立相关的成果转化机制,让财政、法律等专业人员加入进来,提高医疗创新成果转化的效率,降低产业化风险。 事实上,国家有关部门已经采取了行动。 2016年4月,国务院发布《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纲领》;同年9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了《关于加强卫生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指导意见》,提出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是卫生科技创新的重要内容,对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宋新说,王宁利教授提出的“小药”、“中药”、“大药”的概念对他有着深刻的影响。 在王宁利教授看来,唯一懂得治病的医生就是“小医生”;可以从临床问题出发,通过创新克服困难,称为“中医”;不仅有技术创新的解决方案,而且可以上升到“健康中国”的战略高度进行思考,可以称之为“医生”。 “我希望我至少能成为一名中医”。 洪-宋新很坚决地说。 中关村杂志——新经济、新科技、新文化 关注我们


上一篇:泰和昌平园高层建筑132面 下一篇:没有了